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弟子心声

信念-解脱-验证

作者:   发布于:2012/9/18 16:49:23   点击量:

    顶礼 大恩上师!

    我的母亲,从未见过我的大恩上师,今年二月因脑梗塞而往生 。由于上师的慈悲加持,母亲在临终时得到了解脱。我怀着竭诚的感恩之心,叙述自己的母亲,在上师大悲的引领摄授下,走向解脱的真实故事。

    母亲从小生长在一个名门望族 ,养尊处优,有着非常深重的我慢习气,母亲的小姐脾气曾使众多人摇头叹息。文革期间,母亲被划为批斗对象,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连轻生的地点都找好了。在绝望时想到了佛菩萨,开始烧香拜佛,虽然断了轻生之念,但未升起逃脱轮回的出离心。因为她的发心只是为了自家的世间利益,乞求平安、消灾、祈福, 更不懂得拜佛首先要关照自己的言行,精进修学戒、定、慧,所以几十年下来,依然本性难改,继续造作了很多的业障。

    2002年7月,母亲第一次脑梗塞,期间我有幸依止了大恩上师。当我把上师的法像供奉在佛龛上时,母亲疑虑地说:“应该是阿弥陀佛大吧?”2004年7月,母亲复发脑梗塞,由于在危急的生死关头呼唤上师,祈求上师救度,亲自见到了上师,对上师产生了佛陀般的信念,才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观,真正地升起了皈依之心。

    二度脑梗时母亲不会说话也不识家人,却在当晚挥动着双手,开口叫上师。几天后,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口齿非常清楚地逐字逐句对我说:“原来上师就是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啊!本来我还分阿弥陀佛大还是上师大,现在才明白:上师就是所有的佛,是一切佛所化现的人相。发病的时候,我什么也不会说了,绝望时想到了上师,我向上师的像招手,祈求救度。忽然,我会说话了:‘上师!上师!’我呼唤着……上师来救我了,上师在我的头顶上加持,谢谢上师.。”

    病愈后,母亲开始阅读上师的著作《雪域法雨宝幢》,更加知道了上师的殊胜,密乘的殊胜,对上师升起了大恭敬心。母亲终于明白:学佛首先要对照自己的言行,要改正自己的习气;学佛不能只为世间的利益,而是为了解决根本的问题——逃脱轮回苦海。从此,母亲的心里常常想着上师,时时感恩上师,她说:“我要平静地对待生活中的善、恶缘,这样才不会扰乱上师的心,才对得起上师的大恩;我要平等的善待众生,愿众生都能和我一样感受到上师的佛光普照,祈愿天下苍生都能离苦得乐。”以后,每逢初一十五日,母亲念颂<普贤王如来祈愿文>,回向给有情众生。

    上师对一切众生的摄授是平等的,尽管母亲在生前没有见到上师,没有机会皈依上师,但依然接受到上师无分别的加持。母亲在人生的最后六、七个月时间里,逐步改变了她八十四年来的习性,变得慈祥和宽容,受到了大家一致的称赞。母亲对世间的牵挂逐渐减少了,也能坦然对待生死问题。她在去年底完成的小传里这样写道:“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起我开始念经拜佛。特别是在近年,承蒙大恩上师佛救度我,启我醒悟。亲身经历使我永远坚信大恩上师佛,永远勿忘大恩上师佛,永远听大恩上师佛的话,永远坚信上师三宝的加持无所不在。”正是这坚定的信念:上师就是佛,才使母亲从轮回苦海里逃脱。

    今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像往常一样和母亲通电话。母亲先问:“上师在哪里?(这个问题最近反复问)向上师请安。” 接着谈她第三遍读上师著作的体会,提醒我不可以因为自己是密乘而看不起其它乘。讲到上师的功德,母亲激动地说:“上师感化了我,改变了我,我的生命是上师赐的,要不是上师,我早就死了!我希望自己的后代都要坚信上师,皈依上师。” 母亲还说:“上师组织全国的弟子为海啸受难者放生,我也要放生,这钱准备好了,放在佛台上。”最后,叮嘱我要不计报酬好好画佛像。

    我与母亲通话后,母亲就给远在美国念大学的她最心爱的孙女打电话,郑重关照:“不要进教堂,要相信上师。”——这是母亲生前最后的遗言。

    接下来,母亲继续用毛笔抄写《金刚经》——这是母亲生前最后写的文字。

    母亲在下午被发现陷入昏迷,急送医院抢救,拍片显示母亲大面积脑梗,命在旦夕。我在得知此消息后向上师求救,上师慈悲地为母亲做最后的佛事,开始念‘颇瓦’经。不久,师兄将上师赐的‘解脱丸’送到医院,对着毫无知觉的母亲耳边说:“这是上师赐的解脱丸,请把嘴张开。”母亲竟然张开了嘴;师兄又说:“咽下去。”母亲听话地咽了下去。随即,伸出她的右手(左手正吊针),不断地举过自己的头,又放下,作顶礼膜拜状——这是母亲生前最后的动作。

    母亲在深度昏迷中,服用解脱丸后,口腔忽然大量冒血,医生断定胃部大出血,取样化验的结果却不是血,对此现象医生也无法解释。我坚信:这是上师的加持,使母亲在清除她自己的业障。二十四日下午五点,母亲仍在深度昏迷中,身体的各种指标接近尾声,母亲微微张开了双眼,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非常平静的永远闭上了。半小时后,母亲的遗体依然柔软、温暖,净身换衣时,身上没有一点点赃物。母亲是头朝西方,右侧卧着走的,遗容极其端庄、安详,肤色如同生前。没有带假牙,嘴型却是饱满的,嘴角明显上翘,好比在梦中呈现的微笑……

    火化前,上师慈悲地赐给母亲‘佩带解脱’,随同遗体火化……

    火化后,母亲的头盖骨呈现了五彩花,头盖顶骨上还有一个洞,留下了解脱的验证。

    母亲用她临终前后的故事告诉我们:佛法是博大精深的,佛法是救度众生的,佛法是真实无虚的。
 

    感恩上师!顶礼上师!
 

密乘弟子:根松巧尕 敬上

2005年4月于上海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