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弟子心声

空行母道场之行

作者:根松钦则   发布于:2012-9-18 16:40:54   点击量:

    在青海省黄南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有一个殊胜的空行母道场,名叫仙女洞。

    根松成林曲杰嘉才仁波且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它的故事,并深深地被它的神奇所吸引, 也曾经打算在那里闭关,只可惜因缘未合所以一直未能前往。时间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上师已经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大成就的金刚上师,仙女洞的意义已不再似当年那样重要。但上师并没有把它忘掉,这次回到西宁,上师就派了我们几个广东的弟子,先去那里探探路,既可借这个机会考验和锻炼一下我们几个年轻人,同时若能证实确实是一个好的道场的话,将来也可以组织大家来闭关。

    其实上师之所以放心让我们先去,是因为对于仙女洞的情况早已是了如直掌,并且知道在那里不会出什么问题。而我们也因为上师的加持护佑,所以就满怀信心的上路了。

    一.空行引路

    一路风尘,来到了河南县,跟当地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我们要找的地方在离县城还有几十公里外的牧区里。知道了大概的方向,然后又联系了一辆车子,我们知道目标是跑不掉的了。所以非常安稳地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跟着那个开车的回族小伙子上路了。这位小伙子倒还算忠厚热诚,只可惜他实际上也不知道仙女洞的具体位置。车在乡间公路上一路狂奔,如同驰骋在万里草原上的骏马,在牧区草原上,一个个蒙古包散落在黄花绿草之间,好一幅田园诗画。

    日近晌午,眼前的山开始多了起来,而且不经意间,竟能发现许多山上都有洞穴。看来这里是熔洞地貌多发地区,我们知道麻烦来了。果然,在经过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洞穴后,我们的脑袋开始发涨,如同进入洞穴的迷阵。不得以我们只好开始瞎碰,见到前面有山洞,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那里闯。幸亏山洞底下住着当地人家,一打听,才知道我们已经走过了地儿,必须回过头再找。

    然而这里山连着山,路又有好几个岔口,更要命的是山洞不在路边,而是在山里面。这该怎么办呢?

    那个回族小伙子也开始焦躁起来,就在我们踌躇焦虑的时候,忽然天外飞来了一只苍鹰,它飞得如此之低,似乎有意识地在我们头顶上盘旋。我们的心头为之一动:莫非是上师派来给我们引路的?果然,跟着那只老鹰走,我们很快找到了地方。

    这是在群山中的一个山包的中央处,赫然一个洞口。洞口上方的石块显现出藏文的“邦”字(空行母的种子字),这就是“仙女洞”。据说这是一位掘藏师发掘出来的。同时掘藏出来的还有附近的一个湖,当时在那里面还同时牵出了两百头牛羊。当地的政府希望把这里变成一个旅游胜地,所以专门给它修饰了一个门面,可惜这个计划看来是失败了,这里依然是一片落寞的景象,来者寥寥,然而这对于修行者来说却是一件好事情。

    这时有一位萨迦的僧人从洞中出来迎接我们。他也是前一天才到这里,准备闭关的。有了他的帮忙,我们很快地把东西卸了下来,搬进洞中。进来以后,才发现这里是别有洞天,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天井,再往里去才是真正的洞口,里面黑乎乎的,非常潮湿,还带着一股寒意。我们不敢太深入其中,决定等上师来了再真正探访这个洞穴吧。

    二.瑞兆纷呈

    第二天下午,我们到山下去打水,在返回途中休息的时候, 猛然见到远山之外,公路的方向有成群的鹰在低飞盘旋,这两天除了我们来的时候见的那只老鹰外,再没见到过有一只老鹰的影子,现在一下子出现那么多。的确令人震惊。要知道:山鹰,在藏地一向被视为空行的象征。它的出现代表了空行的降临。再数一数,正好是十二只,就象马尔巴大师送别米拉日巴尊者返乡时唱的道歌那样:” 汝至藏萨儿马时,十二明妃来相迎。”.就在我们观赏着这些老鹰飞翔的矫健英姿时,晴朗的丽日蓝天下,忽然下起了甘霖细雨。见到如此吉祥的征兆,我们暗暗猜到“会不会是上师来了。”

    果然,没多久,上师的车子就到了,而这些老鹰也正是来迎接上师的。不过本尊空行的加持并不满足于让我们仅仅是回味这神奇的一幕,上师的到来只是拉开了瑞兆份呈奇观的序幕。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们就发现一道彩虹横跨天际,正好高悬于洞内天井的顶空上。对此我们倒没有更多的惊异,因为彩虹与甘露雨伴随上师对于我们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而那道彩虹似乎看破了我们的心思,它决定要给我们一个有力的示现。于是,整整的一个早上它都挂在那里,通常,彩虹只是出现在太阳的对面,在同一方向上它是无法显现的。随着太阳地越升越高,光线越来越猛,那道彩虹依旧没有消退的意思,它好象在坚持着,又极力地在证明着某样东西。最后,直到正午时分,阳光垂射于天井的时候,那道彩虹才消去。

    上师的心情也特别好,决定今天进洞探查.在上师的带领下我们进入洞中,进入这个黑暗的世界,迎面是一股带着潮湿气息的寒意扑面而来。伴随它的是一种空寂,没有任何声音,但同时也有一股异样的加持把你笼罩其中。

    由于几乎没有任何光线,我们只能是拿着手电,或拿着一根点着的蜡烛照着。每一步仍要非常小心,因为洞里非常的湿滑,乱石纵横,稍不注意就会摔砸在坚硬的岩石上。

    在洞的深处,有一尊空行母像,佛像身上挂满了哈达,而她的前面的石台上则摆放着一副全套的人体器官,有胃,肠子,有心脏………,在微弱的烛光下反射着惨然血红色的光。L居士第一次进洞的时候,来到这里,还以为这些是附近的信众供养的动物内脏,后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石头幻化的。

    虽然如此,还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再加上那股寒意,那片黑暗,那片空寂的气氛,让人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来到了“寒林”。如果没有作好修学秘密金刚乘的心理准备,不理解金刚乘的密意和功德的人恐怕要在此闷厥了吧。上师高兴地告诉我们:在无上瑜珈空行母的秘密会供里面就需要有这些。神奇之处就在这里,如此逼真的石头内脏本来就罕见,能够全套,一个不拉兼不重复的器官集中在一处,则更是难得。而且还要出现在被称为空行洞的空行母像前,这种巧合不能不叫人拍手叫绝。

    再往里走,在那位萨迦的僧人的指点下,我们见到在一个洞壁的墙窝内有一个石质的玛吉拉准佛母幻化像,她手执铃鼓,作空行舞姿状站立着,形态栩栩如生,。最难得的是它的细微处都非常逼真,比如那个金刚铃,几乎是完美的形似。见了无不叫人仄仄称奇。

    随着愈发深入洞中,外面的鸟鸣声也渐渐变得遥远,最后完全变成带着回响的空闷。人在其中如同进入异度空间。没有了外面“精彩”的世界,直面冰冷的岩石和孤独的黑暗,空间的压缩,使人的心识龟缩在心腔的深处。这是狂乱的心识歇息之处,在这里可以回观自心,观照思想如看掌上之纹。

    一片新的天地豁然开朗,这是灵魂自由的天空,是载荷言行的大地。很奇怪,这“世外桃源”之地,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发现,让它迷失,让它迷离………

    静寂中,那灵异和加持似乎越来越浓,越来越重。所有一切都变得鲜活,生动。

    空行道场就是空行道场,虽然同是大自然的造化,但它却超越自然,不但在形态外相上的有所展示,更重要的是它透射出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让每一个亲临其境的人,感受到它的神奇的特质。

    在洞的深处还有降魔的石塔,本尊的甘露,狮面佛母的身像印记,地狱宫殿等景致。但此时我们已经明白,仙女洞的神奇不在这些外在的形象,它真正的特别是它极具加持的力量,这才是它的灵魂所在。

    我们继续往里走,愈往里去就愈狭小。最后仅容一人通过。洞中逼仄而潮湿,贴碰到石壁的衣服手脸迅速沾满了泥浆。而脚下忽高忽低,昏黄的烛光下,洞中大块的石头或倾斜立于眼前,或陡然降于脚下。而有的地方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脚就在光滑的石壁上摸索,搜寻着每一个停留的地方。好在有的时候还有沾满泥浆的绳子可资借力。有的地方则仅能匍匐着攀爬前进。到了最后,再深入进去已成为一件危险和艰难的事情,上师怕两位女士出危险,所以只好命令她们先撤出来。

    上师带我们游历了整个空行洞.在这里我们收获了加持,上师则又认证了一个真正的殊胜的道场。

    从洞中出来,已近黄昏,此时夕阳将坠,照得大地一片辉煌。上师与大家一起坐在洞口小憩,奇异的事情又出现了:在我们头顶上方。天上的一团团白云,在夕阳的照耀下,刹那间变成火红的一团,其中离我们最近的一团红云随即显出身型,恰恰如同一尊空行母腾空在我们的头顶上,踏着大乐的空行舞步,傲然的矗立在虚空中。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失。

    当晚,上师让我们观梦。这一夜,在上师的加持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梦兆。其中江东喇嘛在梦中见到上师变成了本尊空行母,接着空行母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越变越多,最后满世界都是空行母(上师),江东喇嘛一高兴,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尊空行母………

    上师没有给我们解释梦兆,但他观察了缘起后,就在这空行洞前给我们传了殊胜的空行母法要。

    在空行母洞几天的生活也结束了,在这里我们的确感受到这里的殊胜,尤其是在上师到来以后,所有的一切变得更富传奇色彩。每当回想起那几天的见闻,就会让人生起上师与本尊空行母无二的信心。

    离开空行洞,我们又来到那个传说中被掘藏出来的圣湖----拉姆措。

    虽说是湖,然而我们见到的分明是在草泽中的几个水池,水池中的泉眼“咕咕”地冒着水,水再溢趟出来,流成一股股溪流。

    我们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它怎么可能与“湖”这个字挂上钩呢。如果不是上师带我们来,我们肯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上师知道我们的想法,所以就告诉我们,这个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是由于众生的业力所感,水源慢慢枯竭,最后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但圣湖就是圣湖,它的功德使它始终成为老百姓信仰的所依。

    由于掘藏师曾经在这里牵引出许多牛羊的缘故,所以这里又被当地人视为是财源之湖,具有增益的功德。当地藏族老百姓都往水里投放了许多用布做的“宝瓶”,日积月累,从水中到池外竟已堆积了数不清的“宝瓶”。这些“宝瓶”多半是用谷物装藏的,谷物长期浸泡在水里,很多都腐烂了,腐米化成浑浊的污水渗出,原来饱满的宝瓶因此而变得空瘪。这也成了蛆虫生活的最好环境。就在许多半泡在水中的“宝瓶”上,我们看到了无数的蛆虫以及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小昆虫,爬得到处都是。如果遇上风雪或被水花卷去,这些小生命便陨命其中。无法想象在一个季度里有多少这样的小生命就在这里结束它们短暂的一生。

    另外来这里祈福的人完全不懂得环境保护,随处丢满了垃圾,原本圣洁的圣湖,早已被污染得不成样子了。然而这里流出去的水,却又成了下游的老百姓赖以生活的水源,长期喝这样的水,其后果可想而知。见到这样的情况,上师心生大悲,亲自动手,带领我们清理水源。把腐坏的“宝瓶”挑出来,堆在一边,并疏通水道。第一天干不完,第二天接着干,没有人参观,没有人褒奖,只是默默的奉献,就这样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把垃圾清理干净,

    最后上师又让江东喇嘛往泉里撒了加持粒和贴金的小佛像,颂经加持。整个圣湖,因此而焕然一新,重新迸发出灵气与活力。上师这才满意和欢喜地带我们离开,赶回西宁。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