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弟子心声

桑耶钦浦之行

作者:根松益西江措   发布于:2012-9-18 16:34:58   点击量:

    2002年6月8日,根松成林曲杰嘉才仁波且带着弟子信众离开俄日寺,途经日喀则,向桑耶出发。傍晚到达雅鲁藏布江畔,对岸就是桑耶,车子过不去了,大家乘船过江。

    船行驶一个多小时,一路上风景秀美,彩霞满天,上岸之后还有几十公里,一辆卡车早就等在那儿,接送乘客往桑耶寺。我们六十余人全部挤上卡车。一路颠簸,大家不断唱颂着莲师心咒,来到了桑耶寺。寺院围墙上布满白塔,整整围绕桑耶寺一圈。车直接开进寺院。我们住进桑耶寺旅馆。这时已近午夜,仁波且安排弟子和信众们住下后,自己只泡了一包方便面。

    第二日五点,天还是黑的,我们再次乘坐卡车前往桑耶钦浦山,车在钦浦山脚停下,前面已经没有公路,仁波且带着大家开始上山,天已蒙蒙亮,山间是淙淙的溪流和鸟儿的鸣叫,显得幽静祥和。我们走了一阵,红色的朝霞分外好看,再走一阵,下起了小雨,这是吉祥的甘露雨,大家都很欢喜。这是莲师在欢迎我们呢!后来我们得知,桑耶钦浦已几个月没见雨水了,这是盼望已久的甘露雨,越向上走雨越大,伞只有几把,大家都被淋透了。有人在打哆嗦,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欢喜。仁波且走在最前面,行至一块大石前,仁波且停下来,叫拿纸笔,当即做诗一首:

    “晨登吉祥铜色山,沐浴甘露心怀喜。
无始业障皆清净,我等敬祈莲士尊。”
 

    一路上有许多莲师的足印,还有自然显现的三世佛等许多圣迹。雨下个不停,我们经过一排闭关洞,这里曾是莲师与二十五位成就者修行的地方,当时他们在这里修成虹身,显现诸多神通,留下的圣迹比比皆是。藏区各地的修行者都来此虔诚朝拜闭关修行,有的已闭关十几年,仁波且带弟子们到每个闭关房做平等供养。行至一位老妈妈的闭关房,老人见到仁波且,欢喜地流下眼泪,原来她是仁波且的前世当曲登巴的亲传弟子。四年前仁波且曾在此为她加持。她告诉仁波且自己在这里修行一切都很好,能再次见到自己的根本上师非常高兴,她没有别的请求,希望上师加持,能让她终身在此修行,直到死在这里,这就是对她最大的加持了。然后她拿出自己几年来积下的三百元钱,全是朝山者供养的毛毛钱,有一大袋,供养给她家乡的章陀寺。仁波且接过这钱,说比拿着几百万还要沉重,当仁波且用汉语翻译出来,我们心中酸酸的,很不是滋味。一位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老修行者,没有顾虑自己将来的生活,却把全部积累供养寺院,还说能死在这修行道场就是上师最大的加持。

    这也许是汉地学佛者做梦也想不到的。我们修了一点密法,就希望如何有大成就,然后可以增长世间名利,对今后的生活再三筹划,心里还是放不下,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而真正去除我执,舍弃此生的修行者,今天真正看见了,才知道自己所谓的修行包含了太多虚伪和自私。仁波且为她加持之后离去。我们纷纷向这位老修行者供养资助。下山时,有人再次拿钱,她拒绝了,说:“你们刚才已经给过了。”这是真正的修行人,嘴里没有什么高深的大话,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

    雨仍然下个不停,我们跟随仁波且走进一所寺院,这里聚集了许多僧人,正在颂经做法。离山顶不远处,仁波且向每位僧人做平等供养,然后走入里面的莲师闭关洞,祈请莲师和诸佛,之后,仁波且念起忿怒莲师心咒,在场的弟子信众感受到无比的加持,有的发出“阿”、“吽”等咒音,有的从座位上跳起,显现本尊手印,我也感受到这无比的加持,原来上师本尊与自心无二,生起一点这样的觉受。离开前,寺院僧众把颂经作法几个月的甘露丸全部供养仁波且,后来仁波且又分给每位汉地弟子。

    雨还在,我们到寺院旁边的伙房喝茶烤火,仁波且来到寺院外的平台上休息,雨渐渐小了,钦浦山上浓雾弥漫,景色美极了。仁波且赐予每人一块干肉,其他朝山至此的人也分到一块。仁波且说,今天在这里的人谁吃到这肉就是有福报者。大家纷纷上前索要。

    我们又来到忿怒莲师洞,洞内闭关的尼姑欢喜地请仁波且到她的关房,恭敬地供养三碗酥油茶,仁波且一一接受。四年前,就是在这里她梦见仁波且走进莲师洞,融入忿怒莲师中,第二日她就见到仁波且。如此殊胜的道场,今天终于亲身到此。我们在洞内祈请上师、祈请莲师。仁波且给大家传了忿怒莲师的心咒。

    还到了佛母益西措嘉闭关洞。这里石壁上有益西措嘉的脚印。还到了堪布菩提萨垛的山洞。仁波且在那儿独自静坐,还说要听听菩提萨垛对他说些什么。但是究竟说了什么我们都没敢问。

    下山时,仁波且专门带我们到钦浦山的天葬台。这里是最殊胜的道场,天葬台旁边有一处自然显现的金刚亥母。周围有许多老年人在此修行。仁波且说他们就是冲着这个天葬台来的,如果死后能在这里天葬,必能往生空行净土得到解脱。我们每个人都躺在停尸台上“死”了一回。

    这时,雨完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满山的野花分外好看,鸟儿欢快地叫着,我们被雨水淋透的衣服也干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冒。感谢上师三宝的加持,真是一场清洗业障的甘露雨。

    本来,我跟随仁波且从功德如十三地佛的冈底斯雪山来到这里,心想这里与佛山相比也就没什么了,跟大家一起念莲师心咒也没什么感觉,可是后来在祈请上师时,却感受到莲师无比慈悲的加持,感受到钦浦山的殊胜,我明白了只有相应上师,才能与莲师相应,与道场相应;上师莲师是无二的。

    一路上仁波且不断为信众加持,我用摄像机拍摄了一些,道场的各处圣迹我也一一拍摄。由于雨下得很大,给拍摄带来困难,身上又淋湿了,心中不免有些烦燥,恰好仁波且又要我拍摄一处圣迹,当时下着雨,又没人替我打伞保护镜头,我心里顿生烦恼,不觉生起一点嗔恨心。后来镜头拍完了,心里却一直不能平复。我开始问自己,这样努力拍摄仁波且的一言一行,为的是什么?是为了宏扬上师,宏扬上师又为了什么?不只是个人感情问题,而是为了更多众生产生净信,为了宏扬佛法,利益更多众生。我问自己:初发心是不是为了利益众生?如果是,那即便是自认为善的工作,也不应以执着心去做,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做得顺利就欢喜,过后自以为是;不顺利就烦恼。这与利益众生的发心是相违的。应该不忘自己的发心,尽力去做就可以了,何必生烦恼呢?这样想着,心情渐渐平复。感谢上师与道场的加持,让我看到我执之心,不论行善还是行恶,我执总是紧跟着自己,以我执之心去行善业,其实还是为了自己,所谓利益众生也许只是口号而已。祈请上师加持,去除我执之心吧。

    走下钦浦山后,我们又乘卡车回桑耶寺礼佛。仁波且为我们详细讲解桑耶寺的历史和建筑。

    桑耶寺是由莲花生大士、堪布菩提萨垛、藏王赤松德赞修建的宁玛祖寺,莲师在此降伏了吐蕃的众多鬼神,才建成这座雄伟的寺院。寺院依照我们这个世界而建,中须弥山,四周为四大洲八小洲,外铁围山等等,整座寺院是一个大曼陀罗。寺院内有许多历史悠久的壁画,壁画上有一只白公鸡特别有名。当年桑耶寺大火时,白公鸡鸣叫,拯救了寺院。所以去过桑耶寺,人们总要问他见过白公鸡没有。我们纷纷在白公鸡前留影。接着,仁波且指着壁画上一位带萨迦帽的喇嘛,原来桑耶寺曾在大火中被毁,多年之后这位萨迦喇嘛发心修复,所以其后桑耶寺一直由萨迦派管理,并多次维修。现在桑耶寺由萨迦与宁玛的僧人共同管理。由此我们看到莲花生大士是不分教派的,全民信仰的大成就者。这里还珍藏有莲师的头发、脚印和许多珍贵佛像。我们一一供养,绕寺之后下午离开桑耶。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